每天收集实时更新
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三国志姜维传攻略秘籍,公元253年发生了什么

曹魏嘉平五年(253年)八月,魏国皇帝曹芳对身死蜀汉的降将郭脩,特意下诏进行追封和褒奖。

其追封脩为长乐乡侯,食邑千户,谥曰威侯。”(《三国志·三少帝纪》)

一个原本是魏国战将,被俘后归降蜀汉的降将,为何身死后会得到曹芳的褒奖呢?

原因无他,就是郭脩刺杀的蜀汉政权的扛把子——大将军费祎。

也就是诸葛亮在《出师表》里,称赞的“此皆良实,志虑忠纯”的人。

那郭脩是如何成功刺杀费祎的?这里边存不存在姜维的阴谋呢?费祎的死又对蜀汉政权的打击有多大?

1、“死于安乐”的大将军费祎

蜀汉后主延熙十六年(253年)的正月,蜀国的岁首大会在汉寿如期举行,群臣文武都出席显得格外热闹。

之所以在汉寿举行而不是在成都,是因为时任大将军并且开府治事的费祎,此时正带领大军屯驻汉寿一带。

大将军在哪,岁首大会就在那开,并且举办得非常顺利。

作为大将军的费祎自然是志得意满,甚至觥筹交错之间还喝得有些沉醉,毕竟大过年的心里头高兴嘛。

喝多的费祎并没有想那么多,大不了喝完酒睡一觉就行了,明天酒醒了该处理的军政事务,也不会耽搁下。

结果让费祎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宴会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喝酒了,也是他最后一次笑得这么开心了。

因为他马上就要被曹魏降将郭脩刺杀了。

岁首大会,魏降人郭脩在坐。祎欢饮沈醉,为脩手刃所害。”(《三国志·费祎传》)

诚然费祎的确是死于“安乐”之中的。

郭脩,字孝先,凉州西平人,曾任曹魏政权的中郎将,在凉州一带挺有名望。

不出意外的话,郭脩将会在曹魏政权混得不上不下,虽然不能位极人臣,但大概率也会得到善终。

只不过在蜀汉延熙十三年(250年),郭脩的人生发生重大变故,因为他被攻打西平的蜀汉名将姜维俘虏了。

乃者蜀将姜维,寇钞脩郡,为所执略。”(《三国志·三少帝纪》)

毕竟郭脩好歹也是中郎将,所以被姜维俘获后并没有吃苦,反而是得到了不小的礼遇。

据说郭脩被俘后坚贞不屈。

姜维劫之,脩不为屈。”(《魏氏春秋》)

但这多半是魏国对郭脩的贴金,实际上郭脩应该没有多顽强,因为归顺蜀国没多久,就被刘禅进封为左将军了。

左将军在蜀国的品级并不算低,马超归顺时封的也是左将军,所以蜀国对郭脩是很重视的。

或者说郭脩归降后表现得还不错。

当然郭脩这属于身在汉营心在曹,他并不是真心归顺蜀汉政权的,投降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因为他想刺杀刘禅报效曹魏。

脩欲刺禅,而不得亲近。”(《魏氏春秋》)

但刘禅毕竟是皇帝嘛,身边的侍卫安保力量还是挺充足的,就凭郭脩一个人注定不能成功。

尽管郭脩尝试过接近刘禅,但总是离老远就被侍卫人等给喝止了,郭脩无奈放弃了对刘禅的刺杀。

于是退而求其次准备对蜀汉政权的顶梁柱费祎下手

于是在公元253年的岁首大会上,喝得迷迷糊糊的费祎基本上失去防备,被有意靠近的郭脩掏出利刃给解决了。

郭脩在成功刺杀了费祎后,自然也迅速被蜀汉军士围攻拿下,最终身死异国却死得其所了

以至于八个月后曹魏方面得知此事后,皇帝亲自下诏对他进行表彰:

脩於广坐之中,手刃击祎,勇过聂政,功逾介子,可谓杀身成仁,释生取义者矣。”(《三国志·三少帝纪》)

把刺杀费祎得手的郭脩,比作战国时著名的刺客聂政,以及春秋时为国君割股充饥的介子推,认定他是杀身成仁的典范。

但郭脩刺杀费祎真是为了报效曹魏吗?

2、刺杀费祎会是姜维指使的吗

郭脩刺杀费祎这段公案,站在曹魏政权的角度看,当然是卧薪尝胆、舍身报国的典型了。

然而站在蜀国政权内部,错综复杂朝臣关系上来看,似乎这里面有存在些许阴谋的空间。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时任大将军的费祎,与同属魏国降将但是深得蜀汉重视,时任卫将军的姜维之间的路线矛盾了。

其实说是矛盾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在北伐这件事上存在分歧,双方可以说成是鹰派与鸽派的代表。

姜维是非常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继承诸葛亮的遗志,统领蜀汉大军对曹魏进行北伐,早日恢复中原结束“汉贼不两立”的局面。

而且相比于诸葛亮的兵出祁山,以及魏延的“子午谷北伐奇谋”,以及后续蒋琬水陆并进的“国策”。

姜维对于北伐也有自己的北伐“捷径”。

由于姜维本身是凉州天水人氏,再加上无论是在曹魏还是蜀汉,他都跟西边羌胡等部落打过交道。

尤其是后主延熙十年(247年)的时候,雍州、凉州等地的羌胡背魏降蜀,这让姜维觉得羌胡可以为蜀汉所用。

所以他想拉拢羌、胡进而控制陇西,到时候就能从陇西与汉中同时出兵,变北伐为东征直捣关中、洛阳等地了。

维自以练西方风俗,兼负其才武,欲诱诸羌、胡以为羽翼,谓自陇以西可断而有也!”(《三国志·姜维传》)

姜维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干的,但每次出兵都是聊胜于无,跟姜维的既定预期不符。

原因就是兵权实际抓在费祎手里,而费祎对于北伐并不是很热心,他认为北伐是劳民伤财而无实际用处。

这就跟姜维的用兵陇西发生激烈冲突。

尤其是费祎喜欢搬出诸葛亮北伐来进行拉踩:

吾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丞相犹不能定中夏,况吾等乎!”(《汉晋春秋》)

也就是说诸葛亮比我们厉害吧?但他活着的时候都没能北伐成功,咱们又能够取得多少战绩嘞?

所以你姜维消停消停吧,有这时间咱们不如苟着发展生产,等到条件成熟了再说北伐也不迟。

但费祎好歹是开府治事的大将军,政治手腕肯定不至于这么低,所以一方面委婉拒绝姜维用兵,另一方面又让他过把北伐的瘾。

所以姜维每次带兵出击都不超过一万人。

每欲兴军大举,费祎常裁制不从,与其兵不过万人。”(《三国志·姜维传》)

站在姜维的角度去看,这不是费祎搞事在掣肘自己吗?只要费祎还是活着的大将军,姜维就得永远像魏延一样憋屈。

所以姜维肯定是希望这个世界上没有费祎的。

而郭脩是姜维攻打西平俘获的,又是姜维带回来举荐给费祎的,而姜维又和费祎在北伐上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郭脩会不会是受姜维的指使的,实际上跟所谓的报效曹魏无关呢?

实际上只是蜀汉方面的内讧呢?

毕竟费祎被刺杀是个丑闻,如果真的牵扯到姜维等人,到最后只会引发更大的内讧,就像曾经的魏延之乱一样。

所以刚好借用郭脩的降将身份,与其说费祎可能受姜维指使而被刺,还不如说是郭脩“贼心不死”来的划算。

毕竟可以保证蜀汉内部的稳定了。

《三国志·后主传》里有个很耐人寻味的记载:

十六年春正月,大将军费祎,为魏降人郭脩所杀于汉寿。夏四月,卫将军姜维,复率众围南安。

这边费祎被刺杀不久,那边姜维就开始带兵北伐,多少是有点迫不及待。

而且带的兵比费祎活着时多得多:

十六年春,祎卒。夏,维率数万人出石营。”(《三国志·姜维传》)

所以这么看姜维才是费祎被刺的受益者。

但这只能说明姜维有嫌疑,并不能实锤就是姜维指使的,毕竟缺乏足够的史料支撑。

3、费祎之死让蜀汉彻底走上下坡路

费祎是在不该去世的时候被刺杀的。

诸葛亮作为丞相病故后,培养了蒋琬这个钦定的接班人,做到人死但没有政息。

蒋琬对于北伐也是有执念的,不过他并不执拗于兵出祁山,而是想从汉、沔水路袭击魏国,用水陆并进集中优势攻打。

但是蒋琬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实现。

蒋琬死前身染重病数年,所以去世前已经内定了费祎接班,把自己身上的官职基本上转移给费祎。

费祎接班后权势并不比诸葛亮和蒋琬差。

自琬及祎,虽自身在外,庆赏刑威,皆遥先谘断,然后乃行,其推任如此。”(《三国志·费祎传》)

虽然蒋琬和费祎身为大将军,常年带兵身在汉中等地,但他们有开府治事的权利,有自己的领导班子治理蜀国。

就算他们没有身在成都,但实际上能够遥控朝廷的决策,多少跟明朝的内阁有点相似,总之是可以称得上“权臣”了。

虽然费祎已经从蒋琬手里接班,但实际上直到延熙十五年,才正式接到刘禅允许他开府治事的命令。

让费祎对蜀汉的治理更加名正言顺。

然而费祎开府治事还不到一年,就于次年岁首大会上被郭脩所刺杀,费祎压根来不及安排后事,以及制定接替自己的接班人。

如果费祎临死前能实现权力的平稳交接,大概蜀汉政权还能平稳地运行下去,至少蜀汉内部的朝臣矛盾不会过于激化。

费祎活着没被刺杀的时候,蜀汉内部至少表面上看是铁板一块,如果有人能顺利接班,必然也是相对团结的。

然而费祎没能让权力平稳交接,这就导致蜀汉后期的朝臣矛盾异常激烈,而且费祎坚定的治国策略也被推翻。

费祎活着的时候注重内政治理,对北伐基本上是压着的;然而他死后不到三个月,姜维就组织大军北伐去了。

而姜维并不是蜀汉政权的扛把子,至少姜维始终不能摆平宦官黄皓,以及与黄皓结盟的右大将军阎宇。

俩人一直想扳倒姜维取而代之,最后吓得姜维不敢再回成都,姜维虽然后期也成为了大将军,但是对程度影响近乎为零。

而成都则被黄皓等人把控,以至于在钟会、邓艾伐蜀的生死存亡之际,黄皓居然说动刘禅不向前线增派援军。

导致姜维独木难支使得成都被围,后主刘禅被迫选择向邓艾投降,而蜀汉政权第一个从三国中下线。

如果此时费祎身为大将军还活着,或者费祎身后有指定的接班人还能开府,蜀汉总不至于内部矛盾林立。

更不至于让黄皓这种奸宦得势,更不会导致经营多年的汉中防线被突破,以至于姜维想独挑大梁而不得。

蜀汉终究是要灭亡的,但如果费祎没有被刺杀,至少不会灭亡的这么干脆。

(一家之言,求同存异,感谢您的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如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