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收集实时更新
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黑暗之魂3薪王路线-黑暗之魂3薪王的灵魂在哪

《黑暗之魂3》中每个BOSS都是有自己的背景故事的,但是很多玩家都是草草击杀了他们而忽略了他们的剧情,那么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黑暗之魂3》薪王艾尔德利奇、巨人尤姆等背景剧情深入探究,希望各位玩家喜欢。

艾尔德利奇

其实主要是说说对黑魂里面负面人物的看法,第一个就是艾尔德里奇。似乎绝大多数的人都讨厌他,他的确有很多理由让人讨厌,但是大家讨厌他最主要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是放在小说里面的话,这种依靠吞噬他人甚至吞噬神明的人很容易做为主角存在的,现在的小说都流行这些黑色的元素……但是即使如此,艾尔德里奇依旧让人很难接受。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仅仅听“噬神者”很难让人产生什么坏的感情,甚至会让人觉得他很了不起,毕竟神离我们很遥远,但是,当他吃掉的这个神很熟悉而且还有好感的时候瞬间就不同。所以说,虽然艾尔德里奇是食人魔让人讨厌,但真正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吃掉的神是格温德琳。

抛开这一点,其实艾尔德里奇固然可恶,但是一方面是吃人,另外一方面却也传过火,让人讨厌是一回事,但是他也算是功过相抵了才对。杀死几十几百个人却是换得世界的延续,这样的行为说不上正确,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却也算不上罪无可恕。而且,吃人固然是让人不能接受,但是某个物品上介绍说,艾尔德里奇喜欢听被吃的人的嚎叫,并且说这才是真正地进食方式。也许是艾尔德里奇真的心理扭曲,毕竟在扭曲极端的世界有这种人也不奇怪,但是这里有一个完全无法解释的问题……为什么这样的人愿意选择传火烧掉自己?

当然,有人解释是说他是被别人骗的,自己根本不愿意传火……但是这样说的人有想过吗?艾尔德里奇真的是很“愚蠢”吗?愚蠢到被别人骗到这种地步?心理这样扭曲的人大多都很聪明,其实只是价值观和常人完全不同罢了,真正笨的人连人都是吃不上的,而且你注意到艾尔德里奇的称号了吗?薪王的王座上,艾尔德里奇并不是噬神者,而是幽邃圣者,而且是一个能够提前看到深海时代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白痴,应该绝对是先知,绝对是智者一类的角色。然后你告诉我说,一个智者被人骗了烧掉了自己?这真的是个玩笑话。

其实还是有一个解释的,而且在游戏中也有透露,透露的人其实就是灰心哥。灰心哥说过,艾尔德里奇因为吃人获得了成为薪王的资格,这句话也许在我们看来只是在说成为薪王与品格无关……然而事实上也许却并非如此。

因为吃人而成为薪王,为了成为薪王而吃人,只要把这两者调换一个顺序,一些看起来恐怖骇人的事情就能够看出端倪。是的,他的吃人并不是,至少不单单是自己的恶趣味,如果仅仅如此不会有人愿意主动奉献自己,之所以他能得到源源不断的“食物”来源,原因正是因为这并不单单是进食,而是“献祭”,如同古代人对神明的祭祀一般的活动。正因为如此,所以那条路才被称为“活祭品之路”。人们知道他会成为薪王,为了让他成为薪王而献祭,而他也从一开始就是在为了成为薪王而吃人。至于为什么要活吃,其实也很明显,为的是灵魂。吞噬死人就只是在吃肉,而他的进食,真正地进食并不是为了补充营养,而是为了灵魂的壮大。所以他之所以活吃人,原因只有一个,只有活人才能提供灵魂,让他的灵魂不断壮大,壮大到能够成为薪王的程度。如同一代的主角需要王者的灵魂强大自己,在已经没有王魂的那个时候,艾尔德里奇的选择就只有吃人。

也许他的行为很难让人接受,但是连当事人自己都可以接受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任何的道理去反对这个做法。在他吃人的这件事情上,我们只是外人,也许你想要在他开始吃人的时候就杀死他,但是这么做也等于提前让火灭掉,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究竟哪边才是灾难,也许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如果依照这个思路来理解的话,艾尔德里奇的行为就容易解释得多。他也许的确心理扭曲变态,然而却并不是坏到骨子里的那种坏,就算是这样的人,也依旧想要这个世界好好地活下去,为此就算自己不被理解也没有关系……好吧,这些话就有些过了,但是艾尔德里奇确实是一个黑色的圣人,也是一个残忍的智者。其实这样的人也出现过一个,那就是安迪尔。艾尔德里奇吃人成为薪王,安迪尔为了摆脱轮回而进行了各种人体实验,安迪尔之馆的各种怪物一开始都是人(从石化河马可以掉落龙学院头盔就可以看出端倪),两者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如果说不同的就是,安迪尔的受害者都是路人,而艾尔德里奇的受害者是我们所熟悉的人(安里霍拉斯格温德琳幽尔西卡等等)而已。

再说他噬神这件事,其实我们可以看到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如此之大。在吃掉格温德琳之后,我们发现艾尔德里奇几乎完全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他的招数射箭、散弹和灵魂枪,其实都是格温德琳的招数,而他另外一个能力则是噬魂镰刀,从这里能想到了什么?真的是艾尔德里奇吃掉了格温德琳,还是说……格温德琳同化了艾尔德里奇?其实这真的说不清,实际想一想,吃掉格温德琳之后,不论是外貌还是能力,甚至在梦中会看到格温德琳看到的东西,艾尔德里奇真的是“吃”了格温德琳吗?其实并不是单纯如此,这个行为与其说是吞噬,还不如说是同化,也许是艾尔德里奇的主动,格温德琳的抵抗,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诞生的噬神者既不是艾尔德里奇,也不是格温德琳。艾尔德里奇噬神的代价,就是会失去自己这样最严重的后果,而且这也是他早已预见到的后果,“艾尔德里奇预见到了深海时代,知道那是一段难以度过的岁月,才开始吞噬神明”,这句话就说明,艾尔德里奇知道后果非常地严重,严重到自己都不再是自己,但他依然这么做了。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艾尔德里奇的行动也是被逼到绝路才做的选择。被一个宁愿牺牲自己都可以做得到的人来说,绝路只有一个,那就是明白……就算传火也是徒劳,完全没有意义这件事。也许艾尔德里奇看到了和鲁道斯一样的事,也许看到的有些许的差别,同样是智者的艾尔德里奇明白,就算自己回去传火也是徒劳,既然牺牲自己都不能拯救这个世界,那就干脆放弃这个世界自己活下来好了。

这样的想法真的算是罪大恶极吗?其实并不能算,他已经为了这个世界的延续奉献过一次自己了,在明确知道已经无法拯救的情况下拯救自己,是最合理也最符合智者这一定位的做法。

我并不是想说艾尔德里奇有多好,而是说他并不是像我们刚开始想得那样“恶”,好吧,虽然说这么多可能也没什么用,可能看到开头就以为我是在哗众取宠什么的,但是,这个角色,作为薪王,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让人讨厌的吗?如果真的如此,那这个角色的设计不是违背了魂系列一贯boss的传统(boss都是悲情主角才是坏人)。有人看到的话认真思考一下,那个已经濒临崩溃的世界,究竟是在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教宗沙力万

继续说沙万力这个角色,这个角色牵扯有点多,要先整理一下都有谁和他有关,才能描绘出一个大致的轮廓。第一个出现的人物是冷冽谷的波尔多,其实可以概括为征战骑士们。一个教宗手底下有几个征战骑士很正常,完全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有问题就是有问题在两个戒指“教宗的左眼”和“教宗的右眼”。而这两个戒指的效果也很相似,就是需要连续攻击才能发挥效果,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带上这两个戒指之后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进攻,想要杀人……从这里能够想到什么,只能是“狂战士”。而在北欧的神话中狂战士也是在战斗的时候就像野兽,所以这两个戒指的效果和狂战士如出一辙,带上之后不怕伤痛只会疯狂进攻。至于为什么沙万力要给他们这样的戒指,就要从游戏中的五个征战骑士位置分布说起。

五个征战骑士的位置骑士都很关键,可以大致告诉过我们一些剧情……首先作为boss战的波尔多和舞娘,一个是你去不死聚落的必经之路,一个是你进入罗斯里克的必经之路,罗斯里克和冷冽谷的交战状态相信大家都清楚,那么他们守着的地方其实也很明白,都是关键点……舞娘,进攻的关键点,因为老婆婆的水做成的结界无法进入,所以才会出现老婆婆一死舞娘就出现的情况;波尔多是罗斯里克与外界沟通的关键点,简单地说就是阻止罗斯里克向外界求援,以及物质的运送。但是剩下三个征战骑士的位置也不是胡乱放置的,罗斯里克城中两个,一个可以看做被囚禁另外一个可以看做是潜伏也可能同样是囚禁,活祭品之路一个就是在守护通往艾尔德里奇的道路。

很多人因为沙万力把征战骑士变成野兽而讨厌他,但事实是什么呢?事实就是这是不折不扣的战争,在真正地战争中有需要牺牲的人,同样也有为了自己的目的而自愿牺牲的人。波尔多的故事并不多,然而舞娘因为是女性而且身份暧昧而受到关注。但是,在战争中把自己变成野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舞娘的装备上也有说明,她是自愿成为舞娘。简单地说,这两个戒指本身就是双刃剑,加强战斗能力的同时削弱智商,变成野兽应该是他们自愿的,至于为什么舞娘会有这种自愿,其实从她的身份中就能猜测出一个大概。所以,为了这件事讨厌沙万力并不合理(当然这个解释并没有什么作用就是了……)

然后和沙万力相关的就是罪业之火。罪业之火的位置是在地下监牢的下方,而地下监牢的名字叫伊路席尔的地下监牢,其实换句话说,冷冽谷就是在罪业之火的上方。冷冽谷是一个中心区域,一方面是经过卡萨斯到达的地方,一面通向王城,一面通向罪业之火,简单来说,就是除开战争状态的罗斯里克和好好待在传火祭祀场的鲁道斯其余三个薪王都离沙万力不远,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巧合(当然也可以说是游戏路线这样设计的问题),而从他的武器介绍也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为人……本来就有野心,在见识到罪业之火之后燃烧得更加旺盛(罪业大剑),寒冷的本质,与其说是月光不如说是魔力(制裁大剑)。

和沙万力相关最大的就是艾尔德里奇,这里必须理清双方的关系。有很多人对大主教麦克唐纳躺在下水道里感到疑惑,其实这如果理清他们的关系的话就一点都不奇怪了。他们不是下属关系,没有谁支配谁一说,真正说起来,是双方相互利用的关系。当然两个人谁都不笨,只是聪明的方向不同,艾尔德里奇更接近先知和智者的身份,早已看到未来的深海时代,知道现今的一切都是终将破灭的虚妄;而沙万力是政客,是枭雄,与其关心看不到的未来,不如实现自己征服的野望。因此,在对双方有利且彼此不冲突的情况下合作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最关键的一点,幽邃教堂和冷冽谷本来就不是一伙的,而幽邃教堂是拥护艾尔德里奇,沙万力却只是利用,因此坑死单纯保护艾尔德里奇的麦克唐纳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出沙万力的所作所为及其目的了。首先是格温德琳重病(可能是因为移动冷冽谷,看到有人说冷冽谷其实是画中世界的扩张,我感觉这个可信度很高),幽尔西卡担任团长后被教宗篡权(对比幽尔西卡和沙万力的智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教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情况下,银骑士大约也无能为力(最后有银骑士还守护王城大门也可以看得出来),在薪王苏醒之后找到艾尔德里奇和他联手,找到罪业之火锻造罪业大剑(这两件事不分先后),同时利用薪王的力量四处征战。其实说白了,当年葛温做的事情也不过如此,这种人的确很难让人喜欢,因为这种人生来就不是让人喜欢的。

有野心,有实现野心的计划,有实现野心的手段和动作,这样的人,不是说喜欢,而是敬佩。以一个凡人之身在神和如同神一般的薪王之间周转并且游刃有余而不成为附庸,没有迷失自我,这种人在排斥他的作为之后,难道不该加上一点佩服?

刚刚重新看了下物品介绍,舞娘的确是被迫成为外征骑士的,原因大约是因为沙力万在清洗原本暗月骑士团的力量(脑补),另外波尔多似乎喜欢舞娘(见波尔多灵魂,总是出现在舞娘的身边),所以也一起被放逐也是可能的。另外,根据艾尔德里奇的红石和蓝石,他的确是喜欢一边听痛苦的嚎叫一边享受生命的颤抖没有错。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黑暗之魂3专区

海泽尔

承接上文,刚好可以说到下一个人了,黄指头的海泽尔。这个人物剧情不多,也没什么悬念,第一次是在磔罚森林的入侵,然而当你献给罗萨莉亚一个舌头之后,她就会从敌人变成队友,并且可以召唤来过流程打boss。其实这种人物在一代也出现过一个,就是菜刀姐。原本的确可以召唤可以用这个和一代一样的机制来解释,但是有几点就让人无法单纯地这样想了。首先第一点,就是无名指的话,可以确认海泽尔把所有指头都当做是自己的队友,至少有两个人肯定受过这种待遇,一个是玩家,一个就是无名指。无名指是个傲娇的角色,所以就算心里开心也会说海泽尔太过天真什么的话。而另外一件事就是召唤海泽尔可以学到一个姿势,这个姿势的名字我没记错的话是“郑重的一礼”。

这个人物的性格,根本就是一个天真爱做梦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小女孩。

这个人物到此结束了吗?其实并没有,其实我们还在另外一个地方见过她(不是后面变成蛆人的时候),后面我们在无主墓地会遇到一次入侵,入侵的npc的名字叫结晶的女儿。而海泽尔活动的区域其实相当地小,仅仅是活跃在法兰要塞一代,加上强力法兰短箭和法兰箭雨的介绍,我们知道结晶老者有一个女儿叫海泽尔,这当然不可能仅仅是一个巧合。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结晶的女儿是怎么回事?其实很简单,结晶的女儿就是海泽尔,我们在无主墓地遇到的入侵其实就是海泽尔本人。

解释很容易,现在大家都能够接受无主墓地和正常的传火祭祀场并非同一个时间点,英雄古达和灰烬审判者古达是同一个人,结晶的女儿和海泽尔自然也能够是同一个人。至于为什么名字使用的招数完全不同,其实也很容易想到,结晶的女儿用的事结晶灵魂块和灵魂枪,是顶级的法术,而海泽尔用的是较为低级的法兰箭雨。当然不是说海泽尔以前比现在还要厉害,而是说,名字带着“法兰”二字的其实是专门为了战斗而改造过的法术,这点从她的武器也可以看得出来,可以同时作为武器和法杖,完全是为了战斗而特化的武器和完全为了战斗而调整的法术,在经历了无主墓地的事情之后,海泽尔知道并不是越高级的法术越适合战斗这件事,转而使用更加灵活有效的低级法术进行战斗。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海泽尔和结晶老者出现的位置虽然很近,但是并非完全一样,换句话说,我们可以推测一下,海泽尔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结晶老者的附近,而是前一个篝火点呢。其实很简单,侍奉罗萨莉亚成为指头,并且重生能力降低智商,加上她的父亲是结晶老者,恐怕是根本不敢进入家门的吧?但即使如此,也还是守在亲人的前面,入侵每一个到来相对亲人不利的人。(这里我只有一点不理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打结晶老者?他本不应该是敌人的。他是打主教群路上的boss,但是我们可以知道的是结晶老者和艾尔德里奇毫无关系,和不死队才是一伙,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就在那里我们突然出现因为他是不死队一伙就出动出手了。)而在法兰不死队时召唤她时得到的姿势,恐怕也是替父亲帮助父亲的朋友们解脱,因此才会得到郑重地一礼。

到此这个角色的感情线路就已经很清晰了,一个有些异类,充满想法并且大胆但是本质天真可爱的小女孩。

关于幽邃教堂外围和海泽尔变蛆事件。其实这些事和艾尔德里奇没有关系,他固然有很多黑点,但是这两点都不在其列。身体生蛆虫其实只有两个地方发生,一个是教堂外面,另外一个是地下监牢,这两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很容易产生尸体,尸体很容易产生虫子。这其实只是对尸体的一种夸张表现手法罢了,艾尔德里奇要吃人,怎么会让人变成那副鬼样子,他喜欢吃人没错,但不是喜欢吃那种已经腐烂的尸体。

而海泽尔变蛆,其实说实话,虽然很同情这个女孩,但我还是想说,这其实只是她在自作自受,前面也说过,海泽尔很天真,很容易信任别人,就连本来还是敌人的主角都可以很快当做伙伴,这样的人有多天真自然不必说都能想象得到。既然签订了契约,那么罗萨莉亚就是理所当然的“自己人”,而海泽尔对自己人几乎是没有防备的。问题恰恰就出现在这里,我并不是说罗萨莉亚是坏的,而是她信任罗萨莉亚可以,却太过信任罗萨莉亚的能力了,因此完全没有预料到重生能力的后果。玩家会在5次重生之后受到提醒,这是游戏机制的问题,而在现实中,无法言语的罗萨莉亚自然没办法将副作用告诉海泽尔,或者说知道了也不在意,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好(她是母亲,即是指头的,也是蛆人的,母亲会认为孩子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却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因此海泽尔自然不知道这个次数限制,最终变成了蛆人。然而她为什么要重生这么多次呢?其实很容易理解啊,原因只有一个……回家啊。她现在的能力不敢回去,要重新洗回结晶的女儿状态才敢回去,同时从家里出来就要再次重生回来,一次又一次地重生,也许是没有察觉到异样,也许是因为回家的愿望让她忽略了什么,结果就是在最后一次想要再回去的时候,永远地回不去了。

罗莎莉亚与无名指

海泽尔说了这么多,接着就说罗莎莉亚和从血缘跑过来的无名指。既然要说他们,就不得不涉及到罗莎莉亚的能力,也就是重生,这个害了海泽尔的能力。首先,认为重生可以完全没有副作用,这本身就是一种异想天开的事情……将一切还原回初始的状态再重新塑造,如果看过钢炼(一代动画)大概就会清楚得多,后果究竟会是怎样。人所拥有的东西在经历一次重生之后必然失去了什么,而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正因为如此,重生的次数有所限制,而且是终身都只有一定的次数(魂2里面洗点虽然方便,然而灵魂容器的解释并不好,只能粗略地认为是仅仅重置升级之后的力量,但还是有些尴尬)。因此,海泽尔的悲剧并不怪罗萨莉亚,而是重生这件事的固有代价。

以此为前提,再来解读无名指。剧情上无名指的作为有两个,一个是劝主角加入指头,另一个是拿走灵魂。再从杀死他得到的装备上,其实大约叙述了他的过往。幼年被火烧伤而毁容(银面具),因此为寻求重生踏上路途,但是,本身却从未使用过重生的能力。

罗莎莉亚的指头,除了情怀用的雷克顿,都是有着需要重生的理由。但是,为什么他却从未使用过重生呢?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虽然他让玩家加入指头,但是我们却从未见过他本人入侵过,即使我们没有加入,也就是说,虽然表现得像是坏人,但实际上这个人压根不会去入侵,不入侵就没有舌头,就无法重生;而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和他反目的最终原因,献给罗莎莉亚舌头,在无名指看来,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的表现在我们看起来才是如此地奇怪。明明极端讨厌指头,却偏偏拉我们入伙,这是因为他本身没有这个能力,却知道罗莎莉亚有这个需要;明明一脸嫌弃的样子,却还是出于善良和好意提醒我们,指头里面都是怎么样的一群家伙(比如情怀雷克顿,只是单纯地入侵者,就算同样是指头也不是同伴),还用这种语气告诉我们指头里面唯一可以信任的黄指头;后来的时候,却表现得我们像是坏人……因为本来我们就是坏人,所以才会被选上,所以从一开始就会被厌恶,更关键的是,明明还可以重生,却因为她的灵魂,还是要入侵过去,这种贪婪,才是真正让我们成为敌对的原因。

这样想是没有错,但是只有一点在这里面显得很突兀,就是他的武器,带有的是月光和魔法的力量。这无论如何都显得很奇怪,因为罗莎莉亚的能力,无论如何都显得和魔法毫不沾边,如果说是奇迹还差不多些。因此我曾经怀疑过他并不是罗莎莉亚的骑士(他的刀刃说明),而是仅仅为了重生才成为指头,但是如此一来,他的行为就完全解释不通了。但是,如果理解成,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力量,这里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从他的衣服上介绍我们可以知道,他原本也是一个王室的成员,自幼学习剑术和魔法,所以当他确认自己已经成为罗莎莉亚的骑士而不仅仅是指头时,才真正拿起了武器。

接下来就是他的真实身份的猜测,也就是,其实他就是罗斯里克的黑手之一。

我们知道黑手的成员一共是3个,其中一个伴随我们到大书库,一个在大书库做为敌人等着我们的到来,而另外一个却神奇地失踪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其实不是的,因为这个才是最早出现的那个,只是他的黑手身份被隐藏掉了,或者说,是被他自己舍弃掉了。罗斯里克一共有三大势力,抛开不受待见的羽翼骑士,贤者主祭和骑士,贤者一方拒绝传火因此是我们的敌人,而主祭一方就是陪我们一起走过来死在大书库门前的哥的希尔特。那么骑士一方的黑手呢,因为这种混乱而逃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无名指的装备和黑手套装其实很接近(当然最关键还是脑洞),所以,无名指就是第3个黑手是很有可能的。

而另外一个推测就是,他是某王室的成员,这个某是指的谁呢,其实有一个很大的怀疑对象,那就是有一个国家有一个失踪的王子,没错,说的就是罗斯里克,这也是我怀疑他是黑手另外一个重要的线索。

因为脸部被烧伤,所以被隐匿起来,正因为如此而失踪;因为儿子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王妃失踪(也可能是在这场火灾中死亡),虽然看起来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无名指极有可能就是欧罗塞特,妖王的第三子,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可以熟练地掌握月光和魔法的力量。而妖王手中抱着的那个,其实就是发疯之后的妖王,通过自己的幻想以为还在身边的儿子,并且通过魔法塑造成了那个样子,而他真正的第三子,其实就是无名指。

而他拿走罗莎莉亚的灵魂,当然也不是恶意,而是认为罗莎莉亚的灵魂虽然依旧是纯净的(不管周围的能力和形态如何,都一如既往地关爱),但是却受到身体的拖累,身为重生之母,却无法让自己得以重生,必须寄生在那样肮脏的身体(海泽尔的悲剧加快了这个进度),这让他难以接受,因此才有了他拿走灵魂的一幕。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入侵才会让他那样地愤怒,因为有身体和灵魂还不够,连她的灵魂我们都要玷污,因为我们确实是坏人。

至于猜测说罗莎莉亚就是阳光公主,无论是与不是,都不会有什么冲突。但是有一个问题却影响较大,那就是夺走罗莎莉亚的舌头,她的第一个孩子究竟是谁。这个应该猜测比较多,有些人说是舞娘,还有猜测是洛里安的版本(罗莎莉亚是王妃的猜测),不过为什么大家要忽略一个很明显的事实,也忽略了她的第一个孩子最有可能的人选。她的第一个孩子,最有可能的,就是艾尔德里奇。

再怎么吃人也不可能变成一滩烂泥,重生却有这个可能(方便吞噬力量),魂里的时间点固然混乱,然而有些却不会变的,就像葛温一定是在其他薪王的前面,而身为久远时代的薪王艾尔德里奇,自然最有可能是她的第一个孩子。罗莎莉亚等待着她的孩子归来,自然是因为他离开了,而当我们去教堂的时候,艾尔德里奇已经离开去了冷冽谷。为什么要夺去她的舌头?自然是不让她说话泄露行踪,我们固然可以知道艾尔德里奇去了冷冽谷(小人偶),然而却无法得知他的所作所为,如果罗莎莉亚是阳光公主,恐怕做这件事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因为艾尔德里奇的目标是格温德琳,自己的孩子动手的对象时自己的弟弟,罗莎莉亚因此被夺去舌头就更容易说得通了。如果接受这一点的话,她被夺去舌头还等待孩子的归来,就变成了一件很容易理解的事了。

其他

补充一点内容,就是舞娘有不少人关心,为什么沙力万要害舞娘。其实很好解释,沙万力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教宗,也是从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参考金枝仗枪)。而舞娘的身份,说白了和罗斯里克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她是前王室的成员,而前王室基本上值得是王城亚诺尔隆德。换句话说,舞娘其实是葛温德林一派,沙万力联通艾尔德里奇要动葛温德林,葛温德林的亲信肯定是最先下手的目标,舞娘自然是第一位的受害者(毕竟身份在那里,她和葛温德林应该有直接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血缘上的关系),而波尔多作为舞娘最好的同伴,自然也是受害者的成员(见波尔多的灵魂和波尔多大锤),这也解释了舞娘的灵魂可以换取奇迹。

另外沙万力和舞娘的武器都是一火一魔法,但是舞娘双刀的武器和沙万力刚好相反,这也表明了舞娘从始至终的态度。因此,别说是沙万力,任何一个人站在相同的位置都会对舞娘下手的,这是政治因素。

接着说,关于沙万力和艾尔德里奇,其实还有一个问题,也许是大家忽略了也许是觉得不重要,但是我却觉得也许有所关联。幽邃教堂的目的是为了镇压幽邃(主教的衣服),但是后来失败全部被侵蚀;前身是白教(大主教的头冠),并且有提到幽邃的大主教一共有三个。一个是我们的boss战路易斯守护艾尔德里奇的棺材;一个是丢弃头冠跟随艾尔德里奇的麦克唐纳;另外一个就是侍奉罗沙利亚的,我们没有见过他……其实不是,我们见过很多次,只是因为是个没被提起过名字的人而忽略了,这个人应该就是罗沙利亚抱着的蛆人。换句话说,根据物品描述和周围的恶劣环境,我们很容易可以猜到的事实就是,在艾尔德里奇离开的时候,教堂应该发生了一场政治斗争,这也是当我们过去的时候幽邃教堂如此残破而且守卫力量薄弱(教堂骑士们整体表示一个能打十个)还有教堂的残破的原因。

有人猜测冷冽谷的前身就是绘画世界,这个我表示赞同,然而只有一点表示怀疑。无论是艾尔德里奇还是麦克唐纳,都有特意提到冷冽谷是他们的故乡。而冷冽谷在被沙万力占据之前,毫无疑问是暗月骑士团的地盘,艾尔德里奇生活的年代毫无疑问要比沙万力要早,这究竟在表达什么意思……艾尔德里奇和葛温德林应该早就认识,而且很有可能艾尔德里奇吃人成为薪王就是葛温德林默认甚至是促成的?

我并不是在黑葛温德林(一代中葛温德林为了传火,连白龙和尼特都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掉,维持这个世界大概也是他的一种执着了,如果不是要维持这个秩序,大约他连自己都能牺牲掉,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葛温德林会被吞噬,也许是自愿的也说不定。当然,纯属脑补。),而是如果不这样考虑的话,艾尔德里奇和幽邃教堂(幽邃教会是因恐惧着幽邃才得以创立,目的大约也是推迟幽邃的到来,因此艾尔德里奇才会如此恐惧深海时代)的关系,幽邃和冷冽谷的关系,沙力万为什么不找其他薪王而单单找艾尔德里奇都难以说得通,因为幽邃教会本身就属于王城的分支。

深渊监视者

虽然法兰的不死队受到很多人的尊敬(其中也包括我),但是这个boss本身有一定的情怀成分在里面。而情怀的部分吗,在剧情讨论里面其实只是妨碍看到真实的。所以我们忽略感情看待不死队的事情,就能够发现不死队到底是怎样一群人。不死队的特点,其实最有资格发言的就是灰心哥了。大家都知道,灰心哥是不死队的逃兵,也是唯一一个用盾的不死队成员,但是灰心哥究竟为什么而不愿意再呆在不死队之中呢。

因为恐惧,因为逃避,但是他恐惧的是战斗这件事吗?也许的确如此,但也许还有其他的理由。镇压深渊固然伟大,但是从灰心哥的描述中,不死队也是刽子手——一旦发现深渊的迹象,就算毁灭一个国家也在所不惜(有帖子认为被灭的国家就是卡萨斯,原因有两点,第一个是位置,第二个是沃尼尔的确接触了深渊,并且在使用深渊的力量,对这个看法我觉得很有道理),在现实中,这样的人恐怕很难以让人接触,或者说,很容易让人恐惧才对。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一群人,没有一个政治团体来支持也是不可想象的,仅仅是自主的力量,不大可能拥有这么多的资源。再加上结晶老者的存在,让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支持者就是罗斯里克。可能有人对咕噜的存在表示疑惑,这种明显看起来像是被深渊侵蚀了的物种为什么会为深渊的敌人卖命看守大门……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自己看物品说明中就有描述,咕噜是结晶老者的辅祭的后代(咕噜腐败刀等),也就是说,顺序上是他们本就是不死队一方,后来才被侵蚀(连不死队都无法抵抗,他们当然更加没有办法)。

灰心哥之所以逃避的理由,恐怕不单单是处于对战斗的恐惧,更多的是难以认同不死队的做法吧。不死队时黑色的英雄,他们杀死一百个人拯救一万个人,灭掉一个国家来保护世界,如果不是天生的冷酷加正义感,应该是很难承受的压力。正因为有灰心哥的存在,不死队才显得更加地真实……就算是在这样的团队中,也会有正常人,既憧憬着他们的背影,却难以做到像他们那般地果断。

正因为是这样矛盾的心理,灰心哥才会在逃开之后也一直穿着不死队的衣服,然而却去掉了头盔(头盔上尖尖的造型预示着不祥,也意味着灰心哥不想继续给大家带来恐惧,然而却无法放弃作为不死队一员的荣耀),在不死队之后,作为仅存的不死队成员,灰心哥无论如何也会振作起来。所以和我们决斗时的灰心哥,大约是想继续不死队整队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而在妖王和古龙之顶的相遇,原因也是如此……连不死队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一个人当然也无法做到——除非拥有强大的力量。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渴望得到龙的力量,而得到之后要做的事,恐怕也是送死。

一句话来说,不死队全员,包括外围的咕噜成员(容我把他们也算作不死队的一份子)和灰心哥,都是悲剧的黑色的英雄。

巨人尤姆

接下来说巨人尤姆。根据尤姆的武器,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尤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战斗的时候身先士卒,虽然看起来很威猛,然而却意外地很有守护精神。在被众人怀疑的情况下打造风暴管束者,一把交给自己最信任的人,一把交给不相信自己的人。其中,最信任的人现在大家都已经清楚了,就是洋葱骑士(虽然有时有些不靠谱,但是洋葱能够得到信任倒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而他不信任的人,大约已经在罪业之火爆发的时候死掉了,因此当我们过去的时候,才会发现风暴管束者就在地上。

除了和洋葱有关的剧情之外,我们很难看到其他和尤姆有关的剧情,所以分析这个角色,我们就必须从怪物身上入手,同时加入一点脑补。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有风暴管束者这件武器,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为什么人们不信任尤姆。其实这个问题既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复杂到当时的情况没有什么意义,我只能说这是必然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尤姆很强,战斗的时候如果不用专属武器打他伤害很低,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太强而被恐惧,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的却是一个异类。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打造风暴管束者,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暂时信任自己。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有自己想做的事,并不想伤害那些人,或者说,他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第二个问题是,在打巨人以前的小怪,和进入罪业之都之前要经过的地下监牢。从狱卒们的装备上,我们可以知道地下监牢的狱卒,从前就隶属于罪业之都,而罪业之都毁灭后,他们就服从于沙力万。可以从此推测,就是这个时候沙力万得到了罪业之火的力量,从而开始了一切的阴谋。

参考冷冽谷和罪业之都的位置,这应该不是偶然。我基本赞同冷冽谷就是以前的绘画世界扩张开来的说法,或者换句话说,冷冽谷之所以在那个位置,只怕就是因为他的下方就是罪业之都。可以这样理解一个过程,罪业之都中尤姆镇压罪业之火-尤姆作为薪王传火-葛温德林将绘画世界移动到冷冽谷(用绘画世界常年的冰雪掩盖地下的火焰)-失去镇压的罪业之火再次爆发,罪业之都人口大量死亡(参考尤姆战斗场景那些数不尽的被烧焦的尸体,大约是这个游戏中最惨烈的场景了)-葛温德林派还是魔法师的沙力万前去-最终罪业之火平息,幸存的人服从于沙力万,沙力万得到罪业之火的力量-王城开始被沙力万控制-薪王苏醒,沙力万联合艾尔德里奇,巨人尤姆镇压罪业之火,不死队监视深渊所以和沙力万没有冲突,而不传火的罗斯里克王子就成了沙力万最大的敌人-双方战斗开始。

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罪业之火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尤姆会要镇压罪业之火,为什么沙力万看到罪业之火就开始有了野心。罪业之都的下方,那个沼泽一样的地方让人这样地熟悉,在一代之中还有另外一个相似的地方,应该是很多人都记忆犹新的地方-病村。混沌的火焰爆发的时候,距离近的都变成了恶魔,距离远一些的病村也都变身过了怪物的模样,而这里也是如此地相似,手掌怪原本是神官,而地下的那些多脚怪,恐怕也是正常的人类。支持这个说法的证据就是,出现这种怪物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罪业之都下的沼泽,另外一个就是冷冽谷的水潭。理由只有一个,臣服于沙力万的居民应该是一部分而非全部,所以有相似的狱卒和尤姆之前的那群怪(明明长相如此相似,能力却完全不同),而冷冽谷水潭那些,就是被沙力万带走,后来却变异被丢弃在那里的部分(所以才会有一部分根本就已经死亡了的)。

黑魂之中世界都依靠火而诞生,火的灾难无疑也是最大的灾难。罪业之都的罪业之火,恐怕就是在说魔女试图创造初火的原始之罪,从这里诞生出的火焰,自然是最有资格被称为罪业之火的东西。

然而这里也有一点疑问,那就是罪业之都和罗斯里克究竟是什么关系。虽然看起来联系不大,但是却有两个地方必须在意——完全一样的石像鬼,应该不仅仅是节约模型数量的缘故;另外一个,就是自认为是罗根后继者的宫廷魔法师,拥有能够和大书库分庭礼抗的魔法和知识(罗根卷轴)。在一代之中的魔法师一共有三个,大帽子罗根和他的弟子,那我们可不可以猜测,宫廷魔法师一派,其实是传自魔法铁匠(纯属脑洞,但是小隆德和病村的位置不远,这样想似乎也有可能?)

无主墓地和罗斯里克城

接下来不可避免要提到的内容,就是关于无主墓地和罗斯里克城的问题。关于这里的问题我疑惑了很久,虽然有很多证据表明无主墓地是过去的状态,然而仅仅一个隐藏门就穿越时空,黑魂中大概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设计。正因为如此,无主墓地的存在才会如此疑惑。这里明显就是我们苏醒时的墓地没有错,然而问题就在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是有一边虚假一边真实,还是两边都是真实的?我个人倾向于两边都是真实的,因为没有道理有一边是虚假的。既然无主墓地是过去的时间,但是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是怎么到达过去的?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直到不久前才想通。黑魂中地图设计一般都有一定的道理,既然是能走过去的路,说明就是同一个时空的,所以妖王后面的隐藏门才如此难以理解。换句话说,处于同一个时空的世界,几乎都可以通过走来过去(恶魔搬运工同样算是走)。然而,我们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正因为它如此地明显,所以才成为了我们的盲点——我们真的能够通过走路而不传送到达无主墓地吗?

答案是……并不能。或者说,我们除了无主墓地和传火祭祀场之外,我们根本无法去到任何的地方。只能通过传送才能到达的地方,这才是最大的证据,也是最明显却最容易被忽略的事实——并不是我们经过一扇隐藏门到了过去,而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在过去中活动,换句话说,传火祭祀场,实际上是属于“未来”。只有这样,才能给解释为什么我们一开始无法去到任何其他地方,为什么传火祭祀场那样特别,必须通过传送才能到达其他地方,如同最初之火的火炉一般特别。因为它才是还未发生的事情,是来自于未来。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无主墓地怪物的配置,活尸小兵和狗姑且不论,另外两种怪物却有些特别。虽然说是特别,但也还算合理,既然是墓地,存在鸦人和守墓人都是自然不过的事,然而,守墓人的职责却是一个问题。根据守墓人双刀的描述,守墓人会给尸体放血来延缓尸体的苏醒,从这里,我们很容易可以想到的就是,当时已经是尸体随时可能会苏醒的状态了,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守墓人的存在。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英雄古达,迟来的英雄古达,之所以迟来究竟是为什么?虽然有些阴谋论的嫌疑,但是我不可避免地想到,古达的迟到,也许就是守墓人的原因。

罗斯里克“人之脓”爆发,因此大书库紧闭大门(大书库的钥匙)。我们可以确认的是,只有两个地方爆发了人之脓,一个是罗斯里克城(包括了高墙的部分),而另外的只有一个人。人之脓究竟为何而爆发,其实我们可以看它爆发之后的症状,就像是从伤口中蹿出来一条黑蛇,而根据会爆发出这种症状的,也几乎都是虚弱到极点的人(灰烬古达那个时候也是最虚弱的时候,两条龙都已经不会飞了,加上罗斯里克城还有另外的死掉的龙,可以认为它们也是虚弱到了极点)。一方面固然可以认为是罗斯里克大战之后造成的场景,但是问题是,这场大战的对手,真的是冷冽谷和沙万力一伙吗?

我认为不是,与其说是冷冽谷造成这种惨状,我认为倒不如说,人之脓造成的影响更加巨大。身为罗斯里克城的三大势力之一的贤者,在这种时候选择了自保;主祭一方也许确实是在抵抗冷冽谷,然而除此之外,如果说造成这种惨烈最大的影响是冷冽谷,骑士在城中大量死亡,却没有身为魔法师的尸体,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而且,主祭死亡之前,连舞娘都不能突破的屏障,冷冽谷真的有可能在这种时候对他们下手?只有破坏是从内部产生的,才会如此地惨烈。

为什么人之脓只在罗斯里克爆发,而其他地方几乎看不到踪迹,我认为这也并不是偶然。人之脓的外形,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大蛇的存在,加上罗斯里克城内多处存在的大蛇雕像,有相当大的几率这种症状的爆发,起因就是大蛇,只不过是芙拉姆特还是卡斯不得而知。而另一个理由恐怕更加简单,那就是本该传火的王子拒绝传火,才是这种症状爆发的最重要的原因。

如此看来,古达的身份只怕和罗斯里克城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这也是我认同古达就是王妃有一定道理的原因),具体什么关系不得而知(也许是罗斯里克骑士的首领想要代替王子传火,却被我们击败最终将自己变成灰烬审判者也说不定,毕竟罗斯里克三大势力,其他两个势力的首领都出现过,骑士的首领这么重要的身份却丝毫没有出现也太过奇怪,英雄古达完全够格),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古达会出现在无主墓地。既然罗斯里克的信仰就是传火,他们有前往传火祭祀场的通道再合理不过,结晶的女儿出现在那里也说得通了,因为一个是骑士的首领,一个是贤者首领的女儿,会有一些特别的关系也很正常)。

正是因为人之脓的爆发,而且远远没有结束,所以在我们到达罗斯里克城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们处于这样戒备森严的状态。他们戒备的主要对象并不是我们,而是来自于内部的破坏,正因为如此,在王子的门口,这么短短的一段路,才会有这么多的士兵把守,甚至就连王之黑手之一,都一直停留在那里。罗斯里克王子知道因为自己拒绝传火,恐怕罗斯里克的毁灭是在所难免的事,所以才会在交战的时候说出这里是他们的墓地这句话。这并不是嘲讽,而是看透事实之后的平静——然而即使如此,即使知道会死亡,他仍旧不愿意传火,恐怕也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死亡的缘故,而是对传火本身的抗拒(就是因为传火才害他成这个样子,虽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洛里安王子变成那个样子,也是传火的责任),这份抗拒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程度。因为认为传火即是诅咒,在他战败时也才会说出我们会永远被诅咒的话。

游戏后期天空中出现的黑日,大约也是这个游戏中出现的疑点之一。而且,除了古龙之顶外,当出现黑日之后,所有的地方都是那样的太阳,就好像血缘中出现的血月一样(个人pc玩家,没有玩过血缘,只是听说过),所以有人猜测这是幻象,或者说传火祭祀场是个幻觉。但是我个人感觉并非如此,原因有二,第一,如果说是幻象,最大的怀疑对象只能是罗斯里克王子或者鲁道斯,然而我们看二者的能力,王子的能力其实就是变种了的魔法(师从安迪尔的可能性最大),鲁道斯的能力则是冶炼(主要是灵魂),和幻象都不搭边,而且关键的是,就算所有的薪王都死了之后,黑日仍然没有改变;第二个也只最重要的原因,即使他们真的有这种能力,但是他们的能力有可能影响到最初之火的火炉那里吗?我们在打薪王化身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太阳依然在那里,没有道理连薪王化身都受到这种影响。

所以黑日唯一的解释就是,原本天空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如果说之前是幻象也说不通,因为王子根本就没有余力做这样的事情,他明显已经自顾不暇了。答案只有一个是最合理的,那就是游戏到那个时候,因为什么东西改变了才导致这种现象的发生。而对这个世界我们影响最大的就是……猎杀薪王。

这也是我认为我们开始所处的传火祭祀场是未来的原因之一,尽管众薪王不愿传火,但他们的身上还有些许的火焰,就是这些火焰还勉强能够支持这个世界,但是我们把薪王的火拿到了未来,而过去的整个世界就因为缺少火焰而黯淡下去,天上的黑日,是火已转暗努力支撑的象征,正因为如此,在我们到达最初火炉的时候,黑日仍旧高悬于头顶。黑日和人之脓,都是火焰变暗所带来的灾难(所以,灭火的结局真的好吗?就算是努力支撑火焰终将熄灭,但是就这么放弃希望真的好吗?)。

上面说王妃就是古达的确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是,古达和王妃必然有着联系,而且并不是一般的关系。在无主墓地老婆婆说的迟到的女孩,应该就是王妃无疑……然而,王妃为什么会到达传火祭祀场,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女神的祝福上说王妃在生下第三子之后就不知所踪了,很有可能就是去往了无主墓地,然而她去的墓地是什么?在无主墓地我们可以捡到的元素灰戒指,我们在起初的墓地捡到的元素戒指,防火女的眼眸,这是一个相当不明显的线索,但是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拥有元素灰戒指呢?不是灰烬不是薪王,等待着灰烬,有一个可能性最大的猜测,王妃的确是失踪,但是却是自愿的,但是却有可能甚至连整个罗斯里克城的高层都知道她的去向,因为她的目的地就是墓地,至于原因,就是因为她是上一代的防火女!

而英雄古达,就是和她有着对应使命,也许是代替王子,也许是王子的上一任,本应该成为薪王却最终被击败的同伴,正如我们和我们的防火女一样。英雄古达被击败,身为防火女的王妃再也等不到她的英雄,从此之后她就再也未曾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因为任务失败,所以留下了元素灰戒指和元素戒指,死在了祭祀场旁边的高塔之中。

放逐者鲁道斯

自称是库尔兰的鲁道斯,作为本作中唯一一个自愿传火的薪王,无疑本该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然而奇怪的是,对于这个人我们了解的并不够多,他的剧情太过吝啬而显得扑所迷离(期待dlc中会有登场),然而尽管如此,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仍然能够看到些许的痕迹。

深渊的监视者分得了狼血,加上日复一日地同深渊作战铸造了强大的灵魂而成为薪王;巨人尤姆因实力成为薪王(个人感觉体型占了很大一部分??毕竟是巨人),艾尔德里奇因为吃人而获得了强大的灵魂,王子因为血缘和诅咒而成为薪王,那鲁道斯究竟因为什么成为薪王的呢?

因为吞噬,因为炼成。在剧情接近通关打通最初火炉的道路的时候,鲁道斯会死亡,那个时候我们可以拿到头盖骨指环;或者我们提前杀死他也可以拿到,从上面我们也可以看出,尽管现在的鲁道斯大义凛然,然而以前的鲁道斯,却未必如同现在一般光明磊落。或者说,他成为薪王的旅途,和艾尔德里奇类似,只不过艾尔德里奇是依靠吞噬,他则是依靠炼成灵魂而强大自身,获得了成为薪王的能力。

拿到防火女的眼眸之后,鲁道斯说灭火之后的世界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世界……作为薪王,他有资格说出这种话,然而,为了避免这样的世界诞生,却需要牺牲自己,这样的话,他清楚是一回事,但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却是另外一回事。而由他和那个防火女的关系,恐怕也很容易想到,正是因为有过亲身经历才会有这样的感触,和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完成一件事的决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如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